f2d2vip227版本

黑暗曼荼罗里还有碧落老人的幽冥元神存在,这主人身死,元神得不到补充,过一段时日自然也就会跟着枯萎而亡。但眼下,这元神还依旧凶猛。罗军必须要将其镇压住。

罗军不想让幽冥元神逃出,免得今日捕杀碧落老人的消息给传递出去。

他这时候还不及细想,若是细想,便就知道,这事他是如何也脱不了干系的。

这是罗军的一个本能行为。

那幽冥元神虽然凶猛,但遇上灵慧和尚还有胡长春,郑天烈这三大高手,便也就只有降伏的份儿了。

“我们先离开这里。”罗军对一脸懵比的程建华急声说道。

这大顺是在云天宗的庇护下,眼下这里的动静闹得实在太大。只怕很快就会有云天宗的人追查过来。

程建华点头。

两人迅速飞离这里,直到三百里外,方才停歇。

降落在一片森林附近,程建华有些恼火的冲罗军说道:“有没有搞错,怎么把他给杀了?这让我如何再回神族?”

罗军心里是故意杀的碧落老人,面上却说道:“这怎么能怨我,我是帮。面对碧落老人这种高手,难道我还能留手不成?”

程建华纵使聪明绝顶,这时候也搞不清楚罗军到底是故意还是无意。他随后冷冷一笑,说道:“现在帮手挺多嘛,碧落老人这种高手都能被给干掉。”

白肌无暇清纯可爱萌妹子修车店写真

罗军说道:“话可不能这么说,没的日月元神印牵制,我们也干不掉碧落老人。”

他可不傻,怎么都不能让程建华置身事外。

程建华脸色阴沉起来,他也就不再多说,道:“好吧,事已至此,多说无益。弄了这么多手脚,把我印出来,到底有什么事情?”

程建华只有在面对林峰的时候,才会表现出尊敬与谦恭。但与罗军在一起时,可是半分不饶人的。

罗军和程建华彼此之间,互相都是没多少好感的。程建华也知道罗军一直都想林峰将他给踢开。

罗军就正式说道:“是不是有一门功法,叫做小宿命术?”

程建华不由一怔,随后又淡笑一声,说道:“这不是很清楚吗?当初差点就死在我的小宿命术之下。”

罗军说道:“能否将这门术法交给我。我可以用我的造化剑诀和交换。”

程建华说道:“造化剑诀?”他顿了顿,说道:“的造化剑诀的确精妙无比,不过,我现在主要钻研我的日月经纶,也不需要这些多余的功法。不换!”

他拒绝的很干脆。

“……”罗军不由无语。

程建华说道:“怎么会突然对我的小宿命术有兴趣?”

罗军那里肯说实话,越是说实话,这程建华的计较就会越多。他便说道:“我最近对宿命,命运这些东西很感兴趣。所以对的小宿命术也感了兴趣。”

“绝对没有说实话。”程建华笃定的说道。

罗军说道:“不相信,我也没办法。到底要如何才肯将小宿命术教给我?”

程建华说道:“我好像没这个义务吧?尽管是峰哥的结拜兄弟。但即便是峰哥,我也没有一定要将我所学教给们的道理吧?”

罗军顿时语塞。

程建华忽然一笑,说道:“其实也有办法的。现在帮手众多,连碧落老人都不是对手。我在这穷乡僻壤的地方,若擒拿住我,一顿逼问,那我也只有交出来,不是吗?”

罗军有些丧气,说道:“算了吧,实在不愿意,那就当我没说吧。”

便在这时,灵慧和尚传过意念到罗军的脑海里。“道友,他说的没错,既然他不愿意,咱们跟他客气什么。直接把他给抓了,逼问出小宿命术,然后再将其杀了。夺他法宝!”

“不行!”罗军用意念和灵慧和尚交谈,他断然拒绝。“他是我大哥的朋友,我再怎样,也不会做这等事情。”

罗军有自己的底线。

灵慧和尚见罗军坚决,便叹了口气,就不再多说了。

程建华一笑,他说道:“罗军,我就知道,永远下不了这个狠手。若真能因为抢夺功法而来杀我。那就不是罗军了。”

罗军说道:“若不是因为有我大哥这层关系在,我早杀十次八次了。”

程建华说道:“要小宿命术,也可以。除非将人皇镜给我。”

罗军怔住。

“用至宝人皇镜来换一套小宿命术,这个算盘打的还真是好啊。”罗军忍不住出言讥讽。

程建华说道:“这事嘛,情我愿的。不愿意,我也不会勉强。”

“换!”灵慧和尚马上说道。

“为什么要换?这太不划算了。”罗军和灵慧和尚交谈。

而此时,在程建华眼里的罗军就是一言不发,脸上神色阴晴不定。

灵慧和尚说道:“人皇镜虽然宝贵,但道友现在更需要的是小宿命术。道友,的修炼太没有目标和体系了,而且掠夺性太低,这样再修道界里时无法生存的。听贫僧的,就跟他换。”

罗军深吸一口气,当下就拿出了人皇镜,说道:“好,程建华,我给人皇镜。”

程建华微微一怔,他显然没有想到罗军真的会答应。

“确定?”程建华说道。

罗军说道:“我很确定。”

程建华微微一笑,随后说道:“好吧,我不过是开个玩笑。人皇镜我也不要的,收着吧。小宿命术我教给就是,就当是对咱们以前恩怨的一个了结。我算计过数次,虽然没伤到,但这小宿命术就当是赔罪。”

罗军怔住。

程建华心中暗暗道:“若是我真收了的人皇镜,他日峰哥知晓,定然会心中不悦。他不愿意之事,我怎可去做。”

随后,程建华就教了罗军小宿命术。

之后,程建华就要离去。

罗军说道:“这碧落老人之死,回去之后如何交代?”

程建华说道:“交代什么?我都没见过他。”

罗军一愣,随后也就明白了程建华的打算了。反正回去之后就是死不认账。而且,他也的确没有杀碧落老人的理由和实力。

这还是很容易开罪的。

程建华走了之后,罗军寻了个安静的洞穴,领悟小宿命术。

那幽冥元神已经被完全镇压住。

在洞穴里面,一片黑暗。

这时候是晚上十点。

罗军服用了一枚凝雪丹,算是补充体力。

胡长春和郑天烈也在一旁盘膝打坐,修养元气。

灵慧和尚这一次的元气也损耗得厉害,他必须要要去再度汲取一片森林,如此才能恢复元气。

“这洞穴外面的森林,刚好供贫僧恢复元气。”灵慧和尚向罗军说道:“道友,是否允许贫僧这么做?”

“难道每次损了元气,都要依靠这种方式来恢复?”罗军问。

灵慧和尚说道:“以前的大罗仙藤没有器灵,怕水火无情。所以很容易被破,但现在贫僧掌管仙藤,许许多多的术法都是要依靠元气与灵气来施展。这样一来,也就容易消耗。在贫僧还没有学会大灵液术前,只有这种方法来恢复元气。也只有等贫僧晋升为道器之后,才可以吸纳其他的物质转化为力量。”

罗军头疼无比。“如此砍伐森林,等同犯罪!”

灵慧和尚说道:“道友,看来还不明白,什么是修道。对事物的表象还太过执着。这些树木,生灵,都是一种表象物质。毁灭与生长,是它们的特性。人说一切平等,可又怎么会真的平等?就如今日碧落施展中州镇天印,一招压死多少生灵?程建华施展日月元神印,一招之间,多少人和生灵被烤死。这是不可能平等的。这是从大的方向说,而从小的方向来说,人类一天要煮食多少生灵?不止是修道界,人类的世界也将弱肉强食。道友如今已在这天地熔炉中间,若还不积极向上,却还去讲什么众生平等,仁义道德,迟早有一日,道友会死于非命。到了那个时候,对不起任何关心的人,也什么都不用谈了。”

罗军呆住。

“运气好的时候,不拼,不抢,那道友的修为就会永远在原地踏步。而的敌人却一步步登上高位。”灵慧和尚说道:“现在道友还靠着一丝运气,和的敌人在同一水平上。但若不打破心中的一些顾忌,迟早有一日,的敌人会来杀掉。不可能永远都要依靠的运气而存活。”

罗军沉默下去。

好半晌后,罗军问郑天烈和胡长春。

他说道:“郑老,胡老,们认为修道是修的什么?”

郑天烈和胡长春微微一呆。

随后,郑天烈说道:“少主为何突然问这个问题?”

罗军说道:“我看今日一战,不说我们和碧落老人之间。但已经伤及不少无辜生灵,想来终究是有些不忍。所以,我想知道,我辈修道,到底求的是什么?”

郑天烈说道:“每一个阶层,都有每一个阶层的规则与法则。人类在做一些事情的事情,也会误杀许多蝼蚁和微小的生灵。对于我们修道人来说,这些人类和蝼蚁也没有太大的差别。所以少主又何必自责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