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猫蓝凑云

王腾速度极快,但那条黑影速度同样不慢,其身形灵动无比,在夜色下飞快的跳跃蹿动。

王腾目露寒芒,眼神之中杀机弥漫,踩着无影步渐渐追上对方。

“嗤啦!”

他一个急掠绕到前方,回身一剑袭来,杀意凛然,锋锐无边。

那道黑影瞬间止步,身法修炼显然也是极深,随即手中长剑轻轻一荡。

“镪”的一声,两剑相碰,迸发出一串绚烂火花。

“你是谁,为何来杀我?”

王腾眸光幽幽,眸子当中隐约有血光浮现,强大的气息,外加那一丝无敌气势,给人巨大压力。

那黑影并未说话,却也并未再如此前那般顾着逃走,反而是一个箭步朝着王腾掠了上来,手中长剑抖动,吞吐出一道道冰冷寒光。

“找死!”

王腾眸光一凝,万剑诀施展开来,一剑化两剑,剑气锋锐的同时,蕴含强烈的杀伐之气。

这强烈的杀伐之气,让那黑衣人眼中顿时浮起一丝异色,眼中精芒毕露。

芭蕾女孩文艺古典气质优雅

“锵锵锵!”

一道道冰冷的剑光与那分化的剑影碰撞,寂静的夜色中,寒光飞舞,火星迸溅,清脆的金属交击声涤荡。

王腾眸光一凝,对方竟然也是一个剑术高手,而且这门剑法非比寻常,威力竟然不逊色他的超品剑法万剑诀多少,似乎也是一门超品剑法。

超品武技,可不是一般人能够修炼的,需要极高的悟性不说,一般人也根本接触不到超品武技。

整个天元古国,或许都找不出几本超品武技来。

眼前这个人是谁?

怎么会有超品武技,而且为何会来夜袭自己?

但不管是谁,既然敢来袭杀自己,都要付出代价!

王腾杀意愈烈,手中惊风剑不断的闪烁寒光,从一剑化两剑,到一剑化四剑,再到八剑,十六剑。

那黑衣人终于遭受压制,眼神之中露出惊异之色。

一剑劈出,十六道剑光相随,每一道剑光都威势强大,并且剑光凌乱而密集,隐隐之间却是封闭一切闪避途径。

他眸光变换,手中长剑陡然爆发出一股厚重霸道的气息,强大的真气灌注其中,猛然一剑爆出,竟然震溃大片剑光,随后身形一晃,从那剑光交错之间跳脱出去。

与此同时,他手中长剑抖动,剑尖跳跃,一瞬之间点出十数重星点一般的剑芒。

王腾双眼一眯,三十二道剑光迸发而出,密密麻麻,纵横交错。

同时,惊风剑上,小五行套阵发挥威力,御风阵加成速度,厚土阵增加力量,庚金阵增添锋芒,赤炎阵增加火属性威力,玄水阵则是增加变化之道,迷惑对手。

一剑劈出,三十二道剑光犹如剑网一般笼罩过去。

“咔嚓!”

那星星点点的剑芒立即被那三十二道剑光磨灭,黑衣人瞳孔颤动,手中长剑立即不停挥舞,同时身形迅速晃动,力施展身法武技,躲避剑光。

“噗!”

但这三十二道剑光犀利而刁钻,纵横交错,封锁四方,宛若一个剑阵,想要安然避过,哪有那么容易?

闪避之际,一道剑光划过他的左手手臂,溅起一串猩红血迹。

黑衣人闷哼一声,却是险而又险掠出了三十二道剑光的封锁,随后反手一剑拦腰划出,冰冷的剑光带着锋锐而霸道的气息,王腾立即举剑抵挡。

“当”的一声,那冰冷的剑光扫在惊风剑上,强大的力道迸发而出,将王腾震退两步。

那黑衣人在划出这一剑的同时,没有丝毫逗留,立即趁机朝着远处急掠而去。

王腾连忙追击上去,但对方几个跳跃,便已经绕到远处一座山丘之后,消失了身影。

他迅速掠至山丘,纵目看去,不远处有数座山岳着落,还有成片林木遮掩,那黑衣人早已消失无踪。

王腾神情阴晴不定,他试图在地上寻找血迹,根据血迹追踪,但对方显然是用真气封住了伤口,地上并未留下血迹。

王腾面色阴沉,深吸口气。

就在这个时候,四周有动静传来。

附近的一些人被方才的打斗声惊动。

王腾不指望这些人能帮忙找出凶手,也不想招惹更多麻烦,所以并未在此久留,身形一晃,便赶回清墨院。

“剑术非凡,掌握超品剑技,身上似乎有什么秘宝,掩盖了修为气息,深夜前来袭杀我,此人是谁?”

回到房中,王腾眸光闪烁,心中思索那黑衣人的身份。

自己在这星武学院,倒是的确与几个人有一些矛盾。

张正,以及今日被张正收买,想要教训他,却反而被他重创的百晓枫与张舟二人。

不过这三人而今都遭受伤势,而且不可能有这个实力。

是他们身后的人?

除开这三人,同样还与他有着一些矛盾的,便是郑宇,以及因为巴结郑宇而与他结怨的葛剑了。

葛剑被王腾排除在外。

若葛剑有如此实力,也犯不着去巴结郑宇了。

“是郑宇?”

王腾眸光闪烁,但当初郑宇与张正交手的时候,他也曾窥见一二,对方的实力,与这个黑衣人相比,要差了很大一截。

除非对方一直以来都隐藏了实力。

这么说来,是张正与郑宇身后的人?

“不,若真是他们身后的人,犯不着深夜偷袭,镇南王府与帝都张家,都是帝都一流势力,若真要对我出手,大可直接派人过来,何须偷偷摸摸?”

“不过若不是张正与郑宇二人,又会是谁?”

王腾脑海中突然再次想到一个人,廖忠。

但很快就再次被王腾否决。

他对廖忠的实力同样有所了解,对方擅长使枪,而且实力也远远不及黑衣人,不然的话,当初大荒山谷之中,对方也不至于拿那三头三目灵猿没有办法。

想到这里,王腾不由得眉头深锁起来,目前星武学院之中,与自己有恩怨的,貌似就只有这几个人,但却又不太可能是他们,那么到底是谁?

“哼,不管你是谁,既然敢来袭杀我,我一定会找到你,将你镇杀!”

冷哼一声,王腾不再多想,收回心神,继续修炼起来。